关闭

《茶当酒品》:以清新与无所畏惧,走向文学

2018-04-17 11:14:24  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日报   黄亚洲

他吃力地转过头回望,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那竟然是另一个自己!那人举着黑色的枪管,一股青烟正徐徐向上升起。那人像盯着猎物一样远远地盯着自己……

我还是把俞天立看成少年。尽管俞天立已经完成了学业,也进入社会,有了带月薪的工作岗位,但在我这个年纪,把他那一档子年龄的人都称作少年,是正常的。

何况他给我的第一眼感觉,就是清秀的少年情状。

聚集在这本集子里的文章所散发的清丽之气,与一位独行于春季与秋季的孑孓少年的清纯身影,是高度耦合的。

人在风景各异的季节里走,季节在他的身前与身后渐次铺开,晶莹剔透的样子。一副很好看的画面。

这就是我对俞天立此次文学行走的第一感觉。

这位少年,带着一股清新的文学感觉,无所畏惧地走向了生活;或者反过来说,他带着一股清新的生活感觉,无所畏惧地走向了文学。

对于一个初学写作并且痴迷于文学的作者来说,我们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这种步姿。

这就是自信。对文学的自信,以及对自己的自信。若无这种自信,在文学的道路上是决计走不远的。这是我首先要祝贺俞天立的地方。

第二个感觉,是俞天立的热情。

这位少年,敢于以自己的文学笔触,向社会的方方面面全线出击。

我们在他的这批文章中,看到他起劲地奔跑、匍匐、迂回、跳跃,向东南西北全线发起文学冲锋。他把他敢于深入的一个个社会画面都呈现在我们面前,并且加以解读:故乡、生活况味、生存哲理、社会弊病、域外风情、文化源流。

作者的这种热情也使我高兴。热情是写作的发动机。同时我也要指出,作者的这种热情,是有基础的,来源于他对生活的仔细观察与把握。我们可以发现,他的各种娓娓解说都很有见地,并非泛泛而谈。热情的基础是认真。譬如他对于茶文化的解读与对慢生活的有条有理的解读,都能让人受到思想的启发。

一个少年,就能贡献出自己的生活阅历,而使各个年龄段的人都受到某种教益,这相当难能可贵。

俞天立的写作带给我的再一个感觉,那就是他对于细节的重视与运用。细节充满质感与蕴含,具有奇妙的打动读者的力量。有人写作不重视细节,这是很失当的。俞天立在对你娓娓道来的时候,总是能及时搬出细节以及细部的描写,诱你深入他布置的情绪天地。

他这样写江南乡野的过年景象:“大人们手里提着贺礼年货,小辈们便不受束缚地奔了出去,在雪地里留下一串串梅花鹿般撒欢的印子。孩子们抓起一团团雪块,边跑边打起了雪仗,飞溅的雪花如急雨打落在衣领、脊背、头上,脚底一个不留神便滑了个仰巴叉。大人们又好气又好笑,可淘气的小家伙们愣是不听。进山的路上已满是昨夜燃放的鞭炮屑,将积雪半融的山路铺出殷红的一片。顺着一路的红白色,便上了人家。吱呀的一声开门声,打开了多少浓浓的亲情。‘快进门坐坐!啊哟,还带这么多东西干嘛!’”

他这样写一个猎人的醒悟,魔幻的叙述里也满带细节的质感:“猎人的嘴角微微露出了笑容,扛起身上的枪站了起来。他急切地向着目的地移动,沙沙的脚步声盖过了簌簌的落叶声。终于,他在落叶堆前蹲了下来,随手翻找着满地的落叶,却一无所获。这怎么可能!他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,这么多年他从未失手过。何况在开枪的瞬间,他分明看到了一个影子扑通一声倒下了。在翻腾了一阵之后,失望的猎人意外捡到了一粒弹头,弹头上沾满了斑斑血迹。应该是打中了的,可是奇怪,为何就是找不到猎物。猎人陷入不解与困惑中。嘭!突然,又是一声枪响。就在猎人仔细检视落叶堆的当口,一粒子弹打中了猎人的身体,正中他的脊背,从胸膛穿了出来。啊!猎人双膝跪地,猛地栽倒在地面上,惹得满地的残叶扑簌飞散。他望见背后有一道冰冷的眼神。他吃力地转过头回望,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那竟然是另一个自己!那人举着黑色的枪管,一股青烟正徐徐向上升起。那人像盯着猎物一样远远地盯着自己,露出了得意的笑容,正和自己刚才一样。他只觉得天旋地转,不明白这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,另一个自己又是怎么出现的。只是眼睛再也不听使唤,视野变得模糊,大脑也开始晕眩。他奋力地挪动身体,却发现身体触碰到了什么。他顺势摸索,意外拾到了第二枚带血的弹头,竟然和之前的那枚一模一样,都是自己猎枪子弹的型号。救命……”

俞天立总是想方设法让你身临其境,这是细节描写固有的魅力,也是作者的聪明之处。他是少年,他有使不完的精力,他总是在你前面走。

我也希望俞天立能一直保持这种步姿,清新,充满活力,以各种绘声绘色的细节来挥手,引着读者兴致勃勃地前行。当然,要深入到社会生活更远更幽深的地方,对一个少年来说肯定是挑战。

但俞天立要知道,这种挑战充满魅力,是一个人的宿命。

(台州市图书馆馆藏信息:普通文献借阅室 I267/Y801)

责任编辑:张舒婷
相关阅读